• 欢迎来到E部落,您当前状态:游客。
  •  | 注册
5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普通会员(手机认证)
发贴 138 贴(中级E友)
[1楼]
            写在2024,我遥远的端午节

     24年的四月五月雨一直下个不停,没几天有太阳,刷短视频,知道今年的端午节在夏至前,叫做“早端午”,俗语“早端午,凉飕飕”,确实,六月了,晚上睡觉还得盖被子。视频里还说今年是六十年一遇的甲辰年端午,我想,我这辈子,不可能再过甲辰年端午。

    早上起床,特地上菜场买艾草,很大棵,竖起来到我胸口,回来,按短频里说的用红绳扎,头朝下挂门左边。往年端午,有在厦门,也买,但都小棵,胳膊长而已,挂在门上,枝叶最多的位置刚好在我鼻子下,于是每次进出,低头开门锁门,都闻着艾草味儿。今年,这么大棵,一门上都是。

     我喜欢闻植物散发的味儿,以为世间最好闻的味儿就是草木的味儿,秋天割下的草太阳晒着,满鼻子都是干草味儿,叫人想到冬天暖阳的温暖;夏天茉莉花开,花香袭人,掐下一小枝放鼻尖下,嗅完,不舍的丢掉,放进口袋里,隔些天,洗衣服,掏出,还能闻到香味;秋天桂花最香,也有四季桂,一年到头都开花,路边经过会伸手掐下一簇放鼻尖使劲嗅嗅;玫瑰,月季,栀子,兰花,荷花……不能折,也舍不得折,就鼻尖靠近深呼吸。艾草,松枝的味儿不像花香,但也好闻,去户外,去爬山,看到矮的松树,会拉一枝到鼻子下嗅嗅,春天,松针上凝着水珠儿,顶端挂着黄粉的嫩松果像个小宝宝,叫人怜爱,会手机对着又看又拍,拍完,队友如果在前面会快步赶上,在后面,会叫住一起看;艾草,长在野地里的多是小棵,到脚踝到小小腿肚,要弯下腰掐下上面的嫩尖,刚掐下的味儿浓,觉得整个山林野地的气息在胸腔在脑门窜上窜下,过一会,味儿淡了,手指捻捻嫩尖,好闻的味儿又到心口,可惜,厦门的山很少看到艾草。

    艾草寻常植物,我老家,我小时候呆过的安徽,江西,湖北很多,上下学路上的河堤,山坡,田埂……随便都能看到,还记得读小学时,教室靠后山一面墙,从墙上的窗户望去满窗子的艾草,那时候没人把艾草卷成像雪茄一样的艾灸,再请个影星做代言,弄成高大上买不起的样子。我老家在海边,海边风大,山上乔木长不起,但漫山遍野都是艾草,小时候灶房里烧火煮饭,有时闻到的就是艾草烧着的味儿,长大后,清明节回老家,扫墓,除草,摊开的手掌都是草叶绿汁,闻闻,艾草的味儿,下山回来,坐下歇息,抬腿架脚,鞋底齿纹夹着艾草叶,站着边拍边扯衣服的堂姐会说:一身的草叶味。

      端午要吃粽子,平日里想吃也会吃到,闽南烧肉粽很有名,剥去外面油油的粽叶,里面油亮的糯米香菇蛋黄虾仁,还有软烂的五花肉露出来,没入口就知道有多好吃。

      我不会包粽子,上初三那年,哥哥部队回来,妈妈泡了米,我和哥哥看邻居包也跟着学包,等妈妈下班回来,掀开锅盖,热气里,粽子都是裂着口,冒着米跟花生。早上菜市场回来,跟妈妈电话说过端午,妈妈说哥哥上菜场买海蛏买韭菜。这叫我想起了,老家海边,端午不包粽子,吃
“煎面饼”。小时候在老家,端午天气褥热湿潮,祖厝里漫着煎面饼蛏、韭菜的鲜香,面的焦香,太阳从天井上空投进,於在麻石坑里的水金光银亮。我还记得煎面饼的做法,傍晚又去菜场买蛏回来,洗净去壳用面粉地瓜粉加上韮菜调成糊状,再一勺一勺舀进油热的锅里匀开,等煎到两面焦黄下夹着白的蛏腿绿的韭菜铲起。除去吃煎面饼,老家过端午还有在墙脚撒雄黄粉,煮艾草鸭蛋,小孩手腕上系五色线,给孩子用艾草烧的水擦洗身子。煮熟的鸭蛋壳乌青,讲究的人家大人会用线勾的蛋袋装上,再套在孩子脖子上;撒雄黄粉,大人会顺手给小孩额头点一点,如果是小男孩,会在红肚兜下小鸡鸡也点一点。弟弟小时候皮,招人爱,伯父伯母们总会边说边点,说的土话翻译过来差不是:心肝宝贝,你最可爱,点了雄黄不长疮不疔,长的结实又干净。小时候的祖厝人多又热闹。上小学时,去爸爸单位,远在千里之外的安徽,以后,再也没有在老家过过端午节。

     安徽祁门,皖南山区,群山连绵,山上林木翠竹茂密,长着箬叶的沟壑溪谷多着去,不象老家,海边风大,山上高大直溜的树都长不起,更别说包粽子的箬叶。祁门端午节也包粽子,不过是加豆子红枣的甜粽跟缄粽,没有包像闽南这边加很多料的烧肉粽。包缄粽比包甜粽费事,要先烧草木灰,再将草木灰浸过的水泡米。煮熟的缄粽,一股粽叶跟缄的清香,剥开粽叶,里面的米油黄,软糯成一团,完全看不出原来米粒的模样,吃的时候,沾白糠,咬一口,软糯又劲道。节后天气更热,煮熟的粽子吊挂在通风透气的梁柱上可以放好多天,而甜粽里面有豆子,红枣很快就酸掉,因此他们会更多包缄粽,节后,上山采茶,下地锄草,打药,栽种……远的,中午不回来吃饭就在地里吃粽子。但是红枣豆子的甜粽更好入口中,几个人一起吃,吃到红枣的,会张口笑着说说自己吃到红枣了,边上的人会笑着说附和说会挑。祁门不产红枣,那年代红枣像是稀罕物。端午节我们家有好多粽子,都是当地老乡送的,吃起来,每家的粽子一样又不一样。爸爸随和,当地老乡爱跟爸爸打交道,爸爸也爱听他们说家常说农事。我同学的爸爸山上担柴下来,经过我们家会停下,木叉撑着担子,站着跟爸爸说几句话,她们家地里新摘下的瓜,豆子什么的,她用个土箕装着提到我们家,跟我妈说她妈叫她拿来。

     小学没读完,爸爸单位搬家,我们离开祁门到江西。以后,就像再也没有在老家过过端午节一样,没有再到祁门那个小山村。时光仓促,恍惚茫然间,半生已过,想着有天再去祁门,那小山村还在吗?老家祖厝早已人去屋空,村子里望出去全是房子,老半天看不到一个人影。人都出门打工做生意,外面买房子,不回来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40611凌晨



发表于∶2024/6/12 0:15:13
1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62 贴(初级E友)
[2楼]
心在哪里,哪里就有端午节
发表于∶2024/6/13 17:30:51
直接回复楼主
回贴正文∶
添加图片∶
上传电脑中的图片。添加后可用鼠标拖至内容中合适位置
签名选择∶
  •   
在线咨询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