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欢迎来到E部落,您当前状态:游客。
  •  | 注册
5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普通会员(手机认证)
发贴 134 贴(中级E友)
[1楼]
              我是仙灵棋上的一株茶叶


  很久没爬仙灵棋,不知铁梯下来,过铁桥铁护栏靠长泰一边石缝里的那株茶叶怎样。

  很多年前春天,一个薄雾氤氲的清晨,我们爬仙灵棋。
  登高望远,伙伴们很兴奋,爬到悬崖边,爬到耸峙的石头尖上,指着登山杖对着远处说这边灌口,这边天竺山,长泰在那头。其实远处白茫茫,什么也看不清,四野湿潮,轻纱般雾气从眼前飘过,风冰冰凉,耳边濡湿的头发扫着我的脸。伙伴们又说,有风,雾吹散了天竺山上面的大圆球能看到。我不够胆,只敢在没有危险的石头上站站看看,我看到乱石缝里一株茶叶,坚韧的枝干跟边上的石头一样有着生深浅不一的斑纹,上面挂着结实黑绿的叶子。我诧异这么高的山顶上,土层这么薄的石缝里竟能长出茶叶,这世界于她是怎样的温柔以待,她又经历了怎样风雨……
  晚回去,坐电脑前,我以为人的社会,或利益争夺,或心态扭曲,不那么美好,我知道丛林法则,但我仍愿意去想自然界是美好的!我在键盘上敲下:

   我是仙灵棋上的一株茶叶,一株长在石缝里的茶叶,我不知,我怎么到这山顶,这么高的山!周围我能看见的山都在我脚底下。我想,也许是风,很大的风,把我带起,到山顶,风没力气了,大石头前将我放下;我又想,也许是鸟儿,山下茶田里啄食的小鸟,将我装在肚子,飞到山顶,停下歇息时留下我;我还想,也许是,哪个爬山的,在我茶籽落下的地里,刚好他的脚步踏过,和着泥土我嵌在他鞋底很深的齿缝里跟到山顶;又也许……,我想了好多好多……

   石缝里,我躺在松软的腐殖土里,沉沉地睡着。
   一声惊雷,我醒来,我厚硬的外壳变软了,我伸了伸懒腰,外壳撑开了,我从湿哒哒的落叶枯草缝里探出头来,春雨绵绵,我把根扎进土里。

   石缝里,我吸收着腐殖土的养分,清晨太阳耀眼的光茫将我晃醒,夜里星星月亮为我盖上被子。白天,鸟儿唱着歌儿飞来,跟我讲山下的家长里长:南坡茶叶已开采,北坡的才冒出芽尖尖,溪边野地里的茶叶开的花水灵,花蕊的粉落在白花瓣上。还有云和风,风有时哼着曲儿过去,有时扯着我枝干扭来扭去跳舞;云没有固定的模样,这会是山,房子,大树,过会可能是猫狗猪……,有时不知跑哪去,天,只剩下蓝蓝的一片。雾喜欢捉迷藏,她一来,太阳,山,树,石头,鸟儿,草……都躲起来,看不到。还有雨……,有时,淅淅沥沥没完没了,有时噼呖叭啦一阵没了,有时几个月不来。逢到周末节假日,热闹,满山头的人,他们快乐,这石头那石头的爬,说仙灵棋比卖场里的人都多。说卖场里看店的无聊死了,一天看不到几个人。
   是啊!卖场没人无聊,山里,没有户外的空寂。

   以后,又爬了好多次仙灵棋,那株茶叶,跟着大部队,急匆匆的,没法去看,自己几个人去,我会刻意去看。
发表于∶2023/12/5 23:37:05
5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普通会员(手机认证)
发贴 134 贴(中级E友)
[3楼]
是的,后面有铁梯铁桥后去的人更多了。
发表于∶2023/12/6 20:47:21
直接回复楼主
回贴正文∶
添加图片∶
上传电脑中的图片。添加后可用鼠标拖至内容中合适位置
签名选择∶
  •   
在线咨询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