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暂无任何提示信息
  • 欢迎来到E部落,您当前状态:游客。
  •  | 注册
4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普通会员(手机认证)
发贴 55 贴(初级E友)
[1楼]
北京冬天的喜鹊与乌鸦
  
  我是在鼠年前的几天去北京的,去前,我不知道这世界有个叫新冠病毒肺炎在武汉蔓延。初来北京,我在朝阳公园晨跑,身边头顶不时有“咔咔、咔咔”与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的鸟叫声,这给我的印象是:北京的冬天只有喜鹊跟乌鸦。跟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一样,同是鸟类,我喜欢听喜鹊咔咔咔,咔咔咔的叫声。

  朝阳公园挺大的,在北京东边的朝阳区,有厦门园博苑一半大,要收费,门票五元。与南方的公园相比,北方的公园,冬天真没什么可看的,落光叶子的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杈,草坪上的草早枯死了,至于花是连想都不要想。不过,临近春节,园里正布置装扮,南门刚进来,广场堆个双面雪人,主干道上空悬挂红灯笼,行道树树干围裹红黄蓝白色的亮光布块;往里,园里有许多大型游乐设置,但看去很陈旧,会错以为走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公园,好在,边上有为春节游园活动布置的一个个展位。展位用毛绒玩具做隔墙,很高,有两层楼那么高,正面墙入口顶上写着:国际风情节。

  园里靠东门有运动健身区,有球场;有两个塑胶跑道,一千米跟五千米。一千米的是绿色塑胶环形跑道,其中有一段缓缓起伏的坡在树林子里,望去,落光叶子的树林,光秃秃的树杈架着鸟窝对着天空,鸟儿“咔咔咔”地叫着飞起落下,天上的太阳软绵绵地在树底投下浅浅的影子。林子里没有别人,我跑着,嘴里呼出的白汽跟着我,我不明白何以跑道边的树底下有积雪,而别的地方没有?我边跑边搓搓手,搓热了,放到脸上耳朵上捂捂,我身子不冷,但裸露的脸、耳朵、手非常冻,感觉针扎似的,我当心长冻疮。我心里想着,再来跑,得戴上手套,帽子没有,跑完上街买顶。手套是两三年前厦马前的马博会上薅来的,在厦门从来不用。

  我在一千米跑道上转完两圈后到五千米跑道上。在结着厚厚冰层的河边,看到两个老外从桥上跑过,跑的很快,只一下就从我身边过去。我不敢跑快,怕汗湿衣服,等跑完停下回去路上汗湿的衣服冰凉粘贴在身上。

  五千米跑道范围广,满园子窜。毕竟天冷,跑好一会才会看到别的晨练的跟游客。游客大衣帽子围巾手套,整个人鼓鼓囊囊;晨练的衣着轻便,但也戴着帽子手套或将卫衣帽子套在头上。

  五千米跑道折来弯去,我跑着,太阳一会在我额头上,一会我的影子在我前面,一会太阳落在我右边脸上,一会落在左边脸上。我眼前的景物也在不停地变换着,在一片如春光一般明媚的湖面,耳边突然响起广播提示游客湖面冰层薄,不要在冰面上行走以免发生危险。我没有停下,侧脖子周围稍了下,没有别人,跑道一边是结冰的湖面,一边是树林子。阳光照着冰面也照着我脸的一侧,我觉得温暖,我知道这是向南的湖面,一天到晚晒着太阳,结了冰也容易化。广播提示音应是湖边装有感应器,有人来感应到,自动广播。前面的树枝上有喜鹊“咔咔咔”叫着,我瞟了眼继续往前跑。

  “留的残荷听雨声”厦门南普陀、福州西湖,深秋雨幕里的荷塘边我伫立过,而冰雪中的荷塘从没见过。经过一处荷塘,塘里的冰黑亮,冰上积雪倒伏着折断的残荷。有“咔咔咔”的叫声,循声望去,荷塘对面山坡,满坡的树林子阳光照着,喜鹊就在那吧!往下看,坡下枯黄的草地挨着塘边灰白芦苇,再看塘中枯残荷枯黑的叶梗莲篷,觉得残荷是坚韧的。

  厦门的公园小径,花木深处即便没有禅房,走着走着也有曲径通幽的意境。朝阳公园难得看到小径,园里道路多是宽阔的,两部车迎面遇着无需避让。有一段,拐过湾后,眼前一下子变的广大起来。细看,脚下红色的跑道跟主干道汇合并行向前伸去,前方的树林子平阔而深远,有一种一览无余的空阔大气,在看到不尽头的视线里,树林底下一条浅黄色的小路,若隐若现。远远的有喜鹊“咔咔咔”跟乌鸦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的叫声。

  应是满园子跑,跑到一处松柏类树林子前,树底下一层皑皑白雪,太阳斜在树尖上,树底下阴冷无比。像是突然明白过来:同一个公园有的树下、路边有雪,有的没有是什么原因,
树下有雪的是太阳照不着的地方,多在阴冷的北面;路边的雪则是为方便游客行走,园里工人将路面上的雪扫下堆积,还没来的及化掉。

  朝阳公园多水域,似乎,怎么跑都绕不开湖泊跟河流。靠北门河边,跑道跟车道并行,道路又宽又直,道边笔直的行道树向前方伸去,行道树粗壮,树干上布满了像是眼睛一样的斑点、条纹,树杈上的喜鹊咔咔地叫着,追逐嬉闹,从路这边树上飞到那边树上,飞的很低,似乎擦着我的额头飞过,我能清楚看清它们展开翅子上黑白分明的羽毛。

  跑着跑着,以为,一直顺着脚下的红塑胶跑道会到终点,但前面一排竖起的彩钢板隔墙挡住了,只好拐到不是跑道的路上跑,绕来绕去,绕到一个好大的湖边。跑着,诧异同一湖面,这边水禽游弋,水波慢慢荡开;那边冰雪覆盖,反射着冷冷的太阳光,再看水禽贴着水面的身子,觉得水禽好冷,觉得它们应该躲到岸边干枯的芦苇丛里才好。

  又跑回东边,在围墙边的树林子里,只觉得热闹的不得了,满耳咔咔咔,咔咔咔,……的喜鹊声,往上望,光秃秃的树枝上架着一个个鹊巢,许多喜鹊在树枝间飞来跳去,往下,枯草一片的草坪上同样许多喜鹊在追逐啄食,忽起忽落,但等我跑近时,想掏手机拍下,它们全都一下子飞起。往前跑,树干与树干间悬吊着一溜的软梯,边上有CS户外广告牌子,心想,这一块喜鹊这么多,是不是跟这些游乐设置有关,来玩游戏的,顺便在草坪上撒下零食,引的喜鹊都往这儿来。

  看手机轨迹图,跑十一千米,我就不再跑了,也没抽伸,顺着河边往外走,过河时站在桥上看,看远处看近处,满目萧杀苍凉,好无热力的太阳高挂天上,桥下,冻住的河面冷峻凛冽,光影斑驳,是太阳绵软的光与叶子光秃的树影。

  望着,记忆似乎一下子回到孩童时光,北方的冬天,我离开很久很久,但在我记忆的深处,从不曾忘记,模糊。在那个皖赣铁路穿过的小山村,寒冬里,清晨起来,屋檐上挂着冰条,不远处村落静静的,人家屋顶覆盖着一层白霜,斜坡顶的灶房上烟囱炊烟袅袅,烟囱下一圈白霜化去的黑瓦。自家屋檐下,昨晚洗的衣裤冻的僵硬,撑开的裤筒直直的,可以立起。地里的菜粘着一层冰晶,大蒜耷拉着长条叶片,花瓶菜黑绿的叶子上白蒙蒙的。会突然听到公鸡打鸣的叫声,先是一只,接着两只,三只,好几只跟着…………喔喔……”。洗脸刷牙是要打热水的,脸盆上冒着的热气一下就没了。灶房里滚烫的稀饭打到碗里端到饭桌,筷子搅两下,吃下正好。我们上学去,大山劈开的路基,两边露着生生的黄土,路基上堆着石头,坑洼里结着冰,我们绕开难走的地面,找好踩的地方踩下。当地的同学会提火桶去,有的是竹编的火篮。火桶做的巧妙,像倒扣的少了一半桶底的桶,上课,人坐在上面的桶底,脚搁在下面的火盆上,一点都不冷。要下两节课后,太阳才从山那边出来,喜鹊在河边的树杈上叫,如果是乌鸦叫,菜地正砍菜的老妇人会仰着头对叫声呸呸两声。我们在太阳地里做操,在太阳照着的墙脚下挤成堆,上课铃响了,我们进教室,教室里又阴又冷,窗外的太阳又亮又暖和,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发表于∶2020/3/11 23:04:46    IP:112.48.*.*
6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普通会员(手机认证)
发贴 370 贴(高级E友)
[2楼]
特别是晚上的乌鸦,听着声音是真心不喜欢。
发表于∶2020/3/14 8:43:58    IP:218.86.*.*
直接回复楼主
回贴正文∶
添加图片∶
上传电脑中的图片。添加后可用鼠标拖至内容中合适位置
签名选择∶
  •   
在线咨询
微信公众号